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那矜持的老婆
我那矜持的老婆

我那矜持的老婆

我和我老婆结婚十几年了,渐渐地夫妻生活没有来最初的激情,说实话,老婆的身材还是很惹火的,可是由于她过于保守,这些年甚至连口交都没有为我做过,更别提肛交和SM那些刺激的游戏了,我在婚前有过几个女友,她是知道的,有时候做爱她总是幽怨,觉得这辈子她亏了似的,我尝试过舔她的阴唇,每次她都说脏,弄得很不尽兴,时间久了,我宁可对着毛片打飞机也不愿意和她做了。

  在网络呆的久了,认识了许多网友,我很喜欢玩新奇的性游戏,让她看看毛片,可我的妻子每次都是淡淡的,其实有一次我明明看见她一个人的时候也偷看过虐待片,说明她内心还是很骚的。

  可是在我面前,她总是扮演贤妻良母的淑女形象,别扭死了,那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在床上热情奔放,可是似乎中国的女人都太矜持了,想也不做。

  唉!什么时候她才能变成床上的淫妇呢?我怎么努力,她就是不配合。

  一次在网上看了一篇红杏文,让我热血沸腾,原来发现妻子被别人搞是这么刺激,后来发现这样的文章越来越多,每次看,都让我特别兴奋。

  小说里的人妻被陌生男人培养成淫妇、浪逼、甚至是性奴母狗,把压抑的欲望全部释放出来,像疯狂的雌兽。

  开始,我觉得自己很变态,把自己的妻子让别人玩弄,这是男人的一种耻辱啊,后来发现,每个男人其实都想发现妻子的奸情,然后以此要挟妻子,偷窥妻子和别人做爱是一种极刺激的事情,看着原本属于你的裸体在陌生男人的胯下极尽媚态的发骚发浪,那种耻辱会更刺激你的欲望,每个男人都会不可否认愤怒,但阴茎也会极度的兴奋,女人是奇妙的动物,对着老公不能完全的放开,对着别的男人却又表现的大胆的惊人。

  我的妻子在别的男人面前是不是也和文章里描写的一样呢?我一想此,脑海里马上浮出一副图画:我的妻子跪在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胯下,媚眼十足,摇摆着她肥美的臀丘,给男人口交……有了这样的念头,我开始兴奋起来,为了试探妻子是否像专家说的那样,我偷偷申请了一个QQ号,加了她,果然没几天,老婆就能接受我的一些挑逗了,而且完全不像和我一起时那么扭捏,有一次甚至按我的指示自摸,这是她和我平时从来没有的。

  我伤心之余,也有些兴奋,冒充别的男人调戏妻子,刺激。

  在聊天时候,老婆也流露出对新奇的性游戏的渴望,为何在我面前她却表现的那么反感呢?在一次撩拨后,老婆甚至在电脑那头拿出来我买了很久她不让玩的跳蛋,一面和我聊,一面刺激自己,那个表现积极,让我都不敢相信她是我平时端庄持重的妻子,当我挑唆她把跳蛋塞进她从来没被侵犯过的肛门的时候,她犹豫了,似乎也冷静了一些,说这样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她不玩了,就这样,我的调戏老婆的途径断了。

  其实她很爱我,也很爱这个家。

  内心渴望刺激,又不想背叛家庭,这是所有女人共同的想法。

  怎样把妻子的欲望完全激发出来呢?我想的头都要大了。

  我很喜欢被捆绑的女人,那种女人被麻绳紧紧捆绑后无法动弹任人宰割的状态让每个男人都血脉喷张,可是老婆总是拒绝,还说一些让我很难堪的话。

  什么时候我的妻才能像母狗那样任我玩弄呢?我在QQ里认识了很多同好,他们推荐我咨询一个调教高人——龙哥,我加了他,龙哥是一个资深虐待高手,经他的手的女人据说都成了淫娃荡妇,性状态极其亢奋。

  我把我的情况说了以后,龙哥思考了一下,说:“你的老婆的情况和绝大多女人一样的,想玩刺激又怕被老公笑她淫荡,其实是你没有找到突破点,这样的女人一旦被开发,其状态往往是很可怕的,你要考虑清楚,是否愿意真的想让她变成你想要的那种女人。

  如果考虑好了,你可以再联系我。“

  龙哥还让我看了几张他调教后的熟妇,一个个被他捆绑的像肉粽的女人或跪着或爬着或撅着,个个眼神迷离,有含着鸡巴的,有被灌肠的,还有被3P甚至群P的!看得我差点把持不住,匆匆下线了。

  经过几天的考虑和煎熬,欲望终于占了上风,我联系了龙哥,按他的要求,我签了一份合同,把妻子的QQ号码、基本情况、几张生活照给他发了过去,龙哥说在半年把我老婆调教成我想要的那种女人,但是条件是这半年我不能干涉他对我老婆的任何行动,(在不伤害其身体前提下)为了方便联系龙哥,也为了不让老婆知道,我用一个新号码和龙哥保持联系,并按他的要求把孩子送去寄读学校,自己向单位申请了半年的外地出差,龙哥说当我的新号自动有一个贵宾群申请加我的时候,就是老婆的身体失陷的时候,作为补偿,我可以成为龙哥的淫妻群的成员,可以玩弄他调教的别人的熟妇淫妻,因为在我玩弄别人老婆的时候,自己的老婆也将在龙哥的胯下呻吟。

  一想到此,我心里特别矛盾,既希望老婆能守住贞操,又盼望老婆变成我期待的淫娃荡妇,究竟老婆会变成什么,我也不敢预测。

  办完龙哥的要求的事情后,我要离开家出差了,离开老婆的前夜,我和妻都很沉默,躺在床上做了一次,我搂着妻子丰腴的裸体,手掌覆盖在她丰满的一侧乳房上,妻子的手搂着我的脖子,有多久妻子不再亲我了?我想不起来了,这么诱人的身体,可能马上就被别的男人享受了,一想到这里,我有些后悔,脑海突然浮出一副画面:老婆跪撅着伺候一个男人,丰满的身体被麻绳紧紧地捆绑着,肥臀高耸,淫靡的屄缝湿漉漉的沾满男人的精液,嘴里还含着那个男人的淫根,哼哼着……我突然激动起来,一把按住老婆,让她摆成狗趴的姿势,狠狠的抽插起来,我发狠似的抽插着,不一会老婆的屄缝被我抽送的一片白浆,老婆似乎也兴奋起来,开始哼哼,肥大的臀瓣也偷着配合起我的大力抽送,最后我把浓浓的精液都喷射进老婆的阴道里,反正她避孕了,我拔出鸡巴的时候,发现撅着肥臀的老婆今天格外诱人,面色涌出久未有过的潮红,我问她,舒服吗?老婆把头埋进我的胸膛,无比娇羞的说:你今天坏死了。

  可当我兴致勃勃的想再玩点刺激的项目的时候,她又恢复了本色,不同意我插她的肛门。

  看来她的屁眼的处女权要被别的男人开发了,我暗暗地叹了口气。

  老婆拗不过我的坚持,第一次用手给我按摩了一会鸡巴,她笨笨的摸着我的阳物,似乎很不情愿。

  弄得我突然没了兴致,拨开了她的手,说:睡吧。

  妻子的手不知所措的在半空停了一会,呆呆的看了我一下,我扭身给了她一个脊梁,伸手关了灯。
【完】